哒哒哒

世界上最好的耀耀是我媳妇儿!
刀剑乱舞沼底,儿子们贼可爱!
暗香弟子疯狂吹掌门!吹爆兰花先生!
敲着碗求太太们投喂六爻如椿,天涯客温周,逆旅莫安,山河南褚,一人之下也青和碧玉,
咿呜呜爆哭小椿这么这么好qwqq
顾昀顾大帅是心头白月光,我能粉他一辈子!
朱砂痣肥嘟嘟,舟渡女孩激情安利priest!
我永远喜欢昆仑君永远喜欢赵处!

艹谁干的?!我们阿青怎么了?!!!

啊啊啊啊啊娘子为什么这么好嗑哇!课上偷偷看,整个人笑醒过来......我们言言真可爱!

一篇被屏的陈年旧文......耀中心,微菊耀

归途【10】

原南开启成人模式


皮皮王夜探明月山庄


老实人武当







“这可真是......”武当的几位都不是什么多话的性子,三言两语地就把事情给交代完了,听完了师兄弟们对明月山庄事件的讲述,朴道生皱紧了眉,叶道玄仿佛能清清楚楚看到他头发丝从黑到白的全过程。


“小师弟,我知道你素来与那华山派的洛少侠交好,可也要劝你一句,那孩子像是个能惹进大纷争的,你还是明哲保身,不要与此人牵扯太多为好。”薛道柏在闻道才灼灼目光下,说完正事儿也无奈地转过头劝了劝自家这位冷面师弟。


叶道玄冷冷地点了点头,模样极为敷衍,薛道柏见此,也知道这位小师弟十有八九是把这话当了耳旁风,暗暗叹了口气,也不好再劝———这孩子浑身上下一副极不满的样子,每根头发丝都透着满满的抗拒。


好吧,又是一对儿冤家.....薛道柏头疼地想着。


萧疏寒淡淡地瞥过来一眼,又默默转移了视线,抬头望着凤池精舍的飞檐,眼神却不知飘向了哪里,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个浅蓝劲装的少年人如惊鸿一般自上面掠过,向街边的孤老乞儿丢下一包火烧似的。


“唉,这武林安静地久了,这会怕是要出大事啊……师兄师弟可知,前几日沈浪沈大侠来金陵,引得快活王与云梦仙子之子王怜花现身了。”朴道生愁眉苦脸地道。


叶道玄闻言哽了哽,细细一想,天道盟知道朴师兄与蔡居诚的关系,为了他这师兄面上好看,八成是不会把蔡居诚这层关系说出来,然而既然王怜花曾在点香阁现身,师兄们怕是免不了去那里走一趟查验一番了,光明正大进出这风月场所怕是不见得,但是暗地里调查一定是不会少的,那时候蔡居诚被查出只是早晚的事情。那可真是尴尬,两边都尴尬。叶道玄内心早就千般思量,脸上却是依旧面无表情。


“这事我们也已经知道了,此次来金陵也是想顺便查访一番,不知沈大侠现下是否还在金陵?”萧疏寒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朴道生。


“沈大侠在几日前离开了,说是得到了王怜花的所在,一路追着去了。”朴道生愁眉苦脸道,“沈大侠乃天下第一侠,本就是腥风血雨之中心,退出江湖已久,突然回归,猜测其为何回来的说法本就纷纷乱乱让人躁动不安了,这下素有小魔头之名的王怜花也随即现身,伴随着怜花宝鉴和快活王关外宝藏埋存之地再次现世,怕也是个引武林人争斗的导火索呢……”


“怜花公子现在何处?”闻道才皱眉。


“他曾在点香阁出现过,也有说那只是个传话的暗香弟子,可后来沈大侠接到线报,说是在洛陵渡口正欲出海,也不知是真是假。”朴道生道。


“事不宜迟,我们不妨现在就出发吧……”薛道柏略一思索,立刻提议道。


“这就去洛陵渡口?”叶道玄一挑眉。


“不,兵分两路。”闻道才突然开口。


“叶师弟随我去点香阁,薛师弟闻师弟先去洛陵查探,等我们过来。”萧疏寒淡淡地张口,在众师弟惊讶劝说前瞥过去一眼,“此事我已有安排。”


叶道玄眼珠一转,心里已经暗暗明了,萧疏寒必是知道了蔡居诚身在点香阁,也知道自己也曾偷偷来照应过他,为了保全蔡居诚在武当的声誉,才特地支开自己不知情的三位师弟,让他这个知情人一起过来。或许,蔡居诚这次真的可以脱离点香阁呢。


南无生的身形印在屏风后,隐约可以看到流畅的肌肉线条,纤瘦有力的腰线,发丝贴在胸前,伴随着哗哗水声,完全就是一幅活色生香的美人出浴图———可惜搭上一个瞎子。


原随云悠然地靠在卧房的美人靠上,听着屏风后传来的水声勾起了笑:“原某可真是好福气啊,兰花先生竟然还以药浴净身来款待原某,啧......”


南无生身体一僵,他本想多拖些时间才选了药浴净身……不对,不该是这样的。他在回程路上被迷晕,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被锁在床上,链子是精铁打造的,身上各个穴道也被封住,根本就是动弹不得。靠着空气中淡淡的酸腐味,南无生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被原随云绑来了这里。该死,早知道原随云功夫高,没想到他竟然在香道上也能这么厉害,将迷药混在雨后的林子里和木香混在一处,不知不觉的就昏了过去......南无生咳嗽一声,失了功夫,小腹还一股淤塞之感,根本运不起真气,空气污浊,让人胸口闷的难受。


“怎么了?”一只手随着调笑的话语自他腰部抚上了胸口,肌骨柔韧,常年不见光的暗香走出来的人都有一身洁白如玉的皮肤,和兰草丛熏出的入骨兰香,不仅好看,还好闻,“不愧是兰花先生,这一身兰香可比那些俗香好闻多了,为什么要拿这药味掩盖你身上的……”


南无生忍无可忍地一肘击过去,却被原随云轻轻松松地拦下,反震得他自己半条手臂又酸又麻。面前这位贵公子衣冠整齐,风度翩翩眉目俊朗,取下了常年蒙在眼上的黑缎,一双眼睛漆黑如星子,却无悲无喜无神;而自己不着寸缕,浑身是水,和面前人比起来显得狼狈不堪。


“你这登徒子......”南无生一咬牙,“将我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不怎么,就是想和善神大人一度春宵。”原随云笑眯眯地,“绝不会委屈了先生。”


南无生气的脸都白了,他正待讽刺几句,却突然想起了王怜花:他出海后就再也没了消息,是到了蝙蝠岛上吗?还是路上出了什么不测?如果他在岛上,那么这次事件是不是过了他的手?是他有意为之还是......原随云已经对他下手了?


虽然他相信王怜花的能力,但毕竟原随云也不是常人,机关谋略,武功资源,哪一样他不是拿得出手的?而且他年轻且无情。


犹豫之间,他已被原随云从浴桶中抱出,草草扯着浴巾擦了一通便丢到了床上。看着摁着自己手腕的原随云,南无生只知道今日自己怕是不得善终,不如随他去吧……就是不知慕家两兄弟和沈浪会不会察觉什么追查过来......



而事实上,王怜花却对此事毫不知情,甚至没有去蝙蝠岛,他派出的几个好手均是折在了岛上,以防万一,王怜花假装出海,却在中途跳海离船,全凭着自己一身凫水装备和好水性一路到了明月山庄。顾微雨早就在山庄后的崖壁下支着船等候多时了,看到自家公子白着一张俊脸泡在水中的狼狈样子,连忙摇着小舟过去将人从水里拉起来,紧接着递去一杯姜茶:“公子也真是太拼了,哪能这样折腾自己呢?”


王怜花累的没有力气说话,嘴唇都冻的青白,只是捧着杯子一口口喝着,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问道:“我让你传的消息,你传出去了吗?”


顾微雨点点头:“是,根据公子说的,万圣阁少主在蝙蝠岛的消息已经散播开来,明日您在蝙蝠岛的消息应当也能传出来了。”


王怜花直起身子:“接下来嘛,就该看看武林人士对这名利的追求欲有多大了……走,我们上去,看看这明月山庄还留了些什么......”


午夜,被折腾了一晚上的南无生疲惫地睁开眼,果然发现自己的右手被铐在床头,脚链上有几个精致的小铃铛,只消一动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也就只有左手能动,而他浑身酸痛无力,就算是有心要逃,也毫无办法,他甚至下不了这床,毕竟原随云就睡在他身边。


睡着的原随云看起来安然无害,眉目轮廓温润而俊雅,特别是眼角上挑的弧度......等等,这个颜色.....这个青紫色......南无生一时愣住,忘记控制呼吸,原随云察觉到了枕边人的气息变化,唰地睁开眼扣住他手腕:“......你在看什么?”

【菊耀】花吐

几百年前的点梗花吐症,
啊这个该死的暑假,趁着出门上学前先还个债,希望点梗的小天使不要打死我就是了……我也不知道这个结局算是什么......千奇百怪的行文风格我有罪......qwqq可是相信我这真的是菊耀没有逆!





“这啥玩意儿?”大清早的王黯就被王耀从床上揪了起来,和同样被从被窝中薅出来的王春燕在饭桌上面面相觑。

罪魁祸首王耀一脸冷漠地坐在中央,黑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骚包粉嫩的花瓣———这三伏天哪来的樱花?嘴里吐出来的?搞笑了吧这是要领导人带头搞迷信吗?

“所以你说,这风骚的樱花瓣是从你嘴里吐出来的?”王春燕瞪圆了眼,随即失望地说,“我本来还想拿这个做糕点送给樱吃呢!”

“燕子.....你听听这像人话吗?你哥身上出了这种反科学的事儿,你居然还想着怎么拿这个做糕点?”王耀也瞪圆了一双金瞳,对自家妹妹这种抓不住重点的行为发出了强烈谴责。

“这玩意儿......你说是从你嘴里吐出来的?”王黯好奇地看着这片半透明的粉色花瓣,然后坐直了身子,“我从奥利弗那里听过一个从嘴里吐金币吐钻石吐癞蛤蟆和沥青的童话故事,你这可能是那种童话魔法的变种?”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吐沥青也比吐花瓣好啊至少还比较有用还能促进道路交通建设......”王耀叨叨叨了起来却在半路上被王春燕打断:“哥,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是黯哥在偷偷摸摸地和奥利弗私会吗?平常开国际会议的时候他们可没聊过这个也没时间聊这个,他俩肯定私下见面约会去了!”

“放屁,什么私会!明明是本田葵约我们异色体赏月喝酒吃甜点,艾伦奥利弗爱因斯卢西维克多都去了!”王黯暴怒着为自己的“清白”正名。

“切......我还以为呢……”王春燕嘟着嘴看似很不开心地哒哒哒跑上了楼,留着他黯哥在客厅暴怒。



“樱,我哥得了花吐症了……”王春燕窝在房间听着楼下隐隐约约传来的王黯和王耀对于这种不靠谱病情的讨论,掩着嘴低低地对电话那头的女孩说着,“是樱花,我估计八成是你们家小菊......不能是你啊你和他都没说过几句正经话,你来不都是我招待的吗?......也不能是葵啊,我看他俩挺正常,反倒是黯哥,我看他俩才是有一腿呢!......那你说怎么办?耀哥那个脾气,会主动和菊说这事儿才怪了我看他是宁可憋着也不会开口的......不行啊我看小菊也不像是那种会主动求吻的人难道真的要瞒到死?花吐症是真的会死人的对吧?啊啊啊啊啊啊真烦人!......”

彼岸的本田樱狠狠叹了口气,捏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春燕桑你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虽然不知道花吐症在国家意识体身上灵不灵验是不是真的会出问题,不过如果是在初期的话,或许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好好观察研究一下。”

她的面前摆着一支牡丹,绢纸做的花茎,和绸缎般柔软的花瓣,花瓣底部用极细的丝线勾着钉在花茎上。

花枝是假的,而花瓣是真的。

本田菊也得了花吐症,甚至比王耀更早。

“您可真是闲的......”本田樱看向了坐在她对面的黑发男人,他正在细细拿着一根丝线小心翼翼穿过花瓣底部,认认真真地做着第二支牡丹花。

“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本田菊依旧面无表情地说着,一片片的艳红花瓣儿从他口中被吐出,“花吐症?是耀君还是黯君?”还没等本田樱开口,他又若有所思地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应该是耀君吧,如果是黯君得了病,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好坐在我面前看我做花了,你会直接跑到葵面前告诉他黯君有喜欢的人了,不是他。”

本田樱被梗了一下,但也不得不承认菊说的是对的:“他得了花吐症,初期,吐的是樱花,他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病症。”

“不知道啊……不知道也好......”本田菊安静地低下头,黑沉沉的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绪,继续捣鼓着手上的东西,白净灵巧的手指在丝绸般的花瓣上轻轻划过。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您做这个,究竟是干什么用的?”樱终于受不住这个诡异的气氛,忍不住问道。和王春燕的交往倒是让她变了很多,至少是敢有话就说了。

“把这些花收起来做成一束牡丹,在我死后就可以送给耀君了。”本田菊微微笑,“你觉得这个创意怎么样?我觉得很浪漫。”

什么玩意儿?本田樱脑子里突然闪过这句王春燕常说的话,甚至连语气都分毫不差。

本田菊也不在意本田樱的沉默,依旧埋着头干着自己手上的活儿。

“您明明知道自己喜欢耀君,也知道他现在也得了这种病而且对象八成就是您。您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本田樱看着一桌血红的花瓣叹了口气。

我该怎么说呢?我没法开口啊……本田菊默默想着,没有说话。

“您还是觉得他们没有原谅您。”本田樱说道。

“我没有求过他们原谅啊,从来没有。你看,我和葵,甚至没有道过歉。何来他们的原谅呢。”本田菊笑了笑。我有什么立场求得原谅呢?我还有那个机会吗?况且,道歉有用吗?

曾经是有的,那也是很早之前了,那时候还是他当政,他渡过那片海来到了耀君面前,看着那张让他神魂颠倒日夜思念的脸,一时间内心的暴虐几乎又要复活,想抢占他,想拥有他,他只能是我的,他是我的!脑海中不合时宜的想法乱纷纷的,而他最终只是微微叹出一口气,还是一个念头占了上风———他瘦了。

面前的男人依旧清俊秀雅,可是身型消瘦了不少,脸颊略凹了进去,肤色也显得苍白,甚至手上还缠着雪白的绷带,整个人都瘦削得带着几分病气,但是他精神还是好的,脊背挺得笔直,微微的笑着,双眸明亮,映着阳光金灿灿的甚至有几分流光溢彩的样子。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明亮而夺目,骄傲且从不服输,他就是这样的,就算落进淤泥中也高傲得让人不忍摧折的人啊……

“耀君......”他那时低低地喊他,那句道歉却哽在喉咙里,迟迟未能说出口。王耀只是微笑着看着他,见他不说话,也没多表示什么,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引着他们走向了会议厅。

其实他是有很多话想说的,耀君对不起,耀君我知道我做错了,我想求得你的原谅,耀君你是在恨我吧,还有一句耀君你瘦了。

那场会议结束以后本田菊没有留在北京,他一个人换了便服去了南京,站在那片曾经和葵并肩占领的土地上,他开始害怕了。他站在石碑前,微微地发着抖。他有什么好说的呢?耀君不会原谅他的,他最恨背叛,也最恨自己的子民受到伤害,这一点他本田菊再清楚不过。

这场南京之行结束后他直接回了日本,没等他的这一任上司一起走,甚至没去北京向王耀辞行。所以他也不知道王耀同样只出现在了第一天的会场上,更不知道他在那块石碑边咬着牙落泪的时候王耀就站在离他不远的角落看着他。

有些话不必说出口,我都明白的。你未能说出口的抱歉,你的那一点绮思,你死死忍着的磅礴的、阴暗的爱意,我都明白。

只是无从回应罢了。无法回应。


于是第二天本田菊来到客厅的时候,看着坐在玄关的王耀愣住了。而那个人转过头来看着他笑:“哟,樱和燕子出门逛街了,葵上班去了,你的早饭在桌上,吃完咱们也出去逛逛?”樱花瓣轻飘飘地落了一地。

“啊,耀君?”本田菊愣愣地眨了眨眼睛,捂着口罩声音闷闷的,“耀君怎么好就站在门口?请进吧……”

“嗨不用,反正一会儿也是要出门的,把你们房间搞得全是樱花也不大好,你快吃饭去吧,九点之后吃饭对胃不好,早吃完咱们早出门遛。”王耀挥了挥手,老大爷气派十足地道。

本田菊食不知味地吃完了一顿饭,花瓣嚼碎之后是苦的,和着汤和粥喝下去那滋味自然不敢恭维,可在王耀满含着笑意的注视下,喉咙底竟然微微觉得有些甜。

被这样看着,就算是一碗毒液我也能喝下去。本田菊浑浑噩噩地被王耀拉着大街小巷地窜的时候,脑中还是王耀含笑的金眸盯着他的样子。

“耀君,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找在下吗?”夕阳西下,站在机场送机处本田菊才像终于回魂了似的没头没脑地问了王耀。问完才觉得不对劲啊,现在王耀都要回去了,等等?王春燕呢?本田菊一时间很是摸不着边际。

“也没什么事,可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王耀笑得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诶?!”本田菊愣了愣,他一向冷静自持,可唯独对上王耀,一向的缜密细心就像是喂了狗,一时间被王耀这一句话打的方寸大乱。

“是有事,”听到了登机通知,王耀从口袋翻出了机票,突然凑近了本田菊,揭下了他的口罩,纷纷扬扬的牡丹花瓣撒了一地,他狡黠一笑,“我只是来见你的。”

我来见你。

一句话将本田菊的理智轰得渣都不剩。

他直接愣在那里。

因为王耀吻了他。

这只是个轻轻的吻,只是唇齿相贴,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喉咙的淤塞堵涨感消失了,他张口,发现地上的牡丹也已经不见了。

王耀的身影已经在远处,他转过身来,对着他挥挥手作别,然后径直走进了登机口。


本田菊怔怔地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低头笑了一声。

真可惜。

真可惜,做了这么久的手工牡丹,还是送不出去了……





嘟嘟生日快乐!!!阿妈永远爱你!

呜呜呜呜燮哥儿太好了太可爱了呜呜呜谢大人太苏了呜呜呜是恋爱的感觉!!!疯狂安利!

哦才发现450粉了,听说可以搞点梗活动?不知道有没有人点,没有的话咱就过去了不点了(???)

嗯?什么?人家都是百粉点梗?哼我鬼畜区出身的人就是要选450!(放肆!)

哦对了
cp是aph菊耀(想不到吧我还是喜欢他俩)

刀男三日鹤一期药,双狐,安清,膝髭,石青

梦间集木无,秋归,浮柳,圣金,毒箫,蛇燕

yys博晴(挑战自我)荒目(荒川*一目连),藻荒(玉藻前*荒)

不敢挑战皮皮的cp,原文太好看了太棒了不敢打扰......呜呜呜疯狂向大家安利皮皮呀……她又甜又可爱她是神吧!

哦对了还有楚留香原南武华和少暗!

个人活动就不打tag了(你明明是不敢打扰)有缘看见......大家看一眼就好,我写东西伤大家眼(土下座)

楚师兄节日快乐!(君焰的凝视jpg)......诶不对?祝子航小朋友生日快乐!(村雨警告jpg)嗷嗷错了错了祝师兄生日快乐qwqq!

高雷预警!!!

丧心病狂的我又来毒害大家了!这次是———
“alpha悠然和omega许墨的婚后生活”

是的我实在是太想日教授了他怎么这么可爱!我就是很想宠教授!!!

【高亮:有单箭头言许!!!有ao悠然和许墨的肉渣渣车尾气!!!有烂尾!!!】

好的可以接受的话,那就不要大意地......





“这个视频剪辑好就发我邮箱吧,我回去看看,可以的话下周就可以放送了。”悠然踩着高跟鞋哒哒地往公司门口走去。

“今天怎么这么急着回去?”悦悦坐在电脑前好奇地看着今日格外奇怪的老板。

安娜姐站在咖啡机旁边一挑眉:“还用说?今天可是许教授的生日啊,再不早点回去,教授又被人盯上怎么办?”

韩野坏笑着:“对啊对啊,当年老板过五关斩六将才追到的许教授啊,真的是为了许教授出生入死了……说起来!老板!你那段时间真的是太帅了!我都没想到你是个alpha!还是个这样A破天际的alpha!”

“是啊是啊,老板,你把许教授从那间刑讯室里抱出来的时候真的太有压迫感了,浑身是血,也不知道是谁的,脸色阴沉的吓死人,连李总和白队的气场都被你压的死死的。”悦悦浑身一哆嗦。

“哎可你别提了吧,这可给悠然留下心理阴影了啊……”安娜连忙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唉没事了,”悠然摇摇手,“差不多都快好了,阿墨协助我克服的PTSD,说来可笑,他出事儿,我的创伤应激反应比他还激烈。现在我只要他给我好好呆在家里不闹出些和自己身体过不去的事儿就好。他做得还挺好。”

“你把许教授标记了,李总可不开心了。”悦悦得意忘形地“出言不逊”,“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

“别别别!白学现场!”韩野大叫。

“拉倒吧明明我先。”悠然失笑,“好了不扯淡了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不陪你们单身狗玩儿了回见!”

“老板!!!”电梯门把众员工们的怒吼关在了外边儿,想着自家爱人裹着毛毯窝在沙发上看书的样子,悠然就止不住地勾起嘴角。



电梯缓缓上升。悠然踩着轻快的步伐到家开了门,张口就喊:“阿墨?”

无人应答。

“阿墨?你不在吗?许墨?”

屋里安静得吓人。

空无一人。

悠然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无尽的恐慌从心底涌上来,濒死的许墨被锁在墙上浑身是血无力挣扎的模样立刻出现在了脑海里。是BS的余党没被除尽吗?还是许墨自己出走的?为什么呢?悠然不禁有些发抖,浑身冰凉,摇着头试着把这种想法抛出脑海:“不,不可能......许墨!”

“悠然?”隔壁的房门打开,许墨一身家居服站在门口,evol进化后变成绛紫的瞳孔中透露出不解,“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悠然飞扑过去打断了他的话音。

去年那次和BS组织的最终战彻底摧垮了许墨的身体,他被悠然从刑讯室带出来的时候已经昏迷,浑身是血,身上大小伤口无数,有的甚至深可见骨,还有大大小小的电击伤遍布在白皙的躯体上,透过碎成布条的衬衫透出来,本该白净的面庞透着一层死气。他的精神也不稳定,一片混沌,皱着眉头,冷汗密密地布在额头上。据King说是BS曾让别的精神系evoler对许墨用过精神攻击,导致他一度精神紊乱。悠然当场就崩溃了,强大的evol失控,对场内所有evoler发动了无差别攻击,李泽言和白起当机立断地躲在了战壕后边有幸躲过了最强一击。而场内来不及躲的那些evoler可就狼狈了,先是纷纷被强大的威压撂倒在地,随后被强力的精神攻击压得直接昏了过去。而许墨无声无息地躺在悠然怀里,唇角还带着血迹,对身边发生的这场单方面屠杀无知无觉。

好在李泽言快速反应,躲在战壕里就叫来了救护车,将奄奄一息的许墨送去了医院,得到了及时治疗。随后赶来的悠然被安抚下来,恢复了神志,放出自己的evol安抚昏迷中的许墨的精神。

终于在一个月后的下午,许墨睁开了眼,直接把守在一边的悠然逼出了眼泪。

“我以为你被人劫走了……或者你自己偷偷离开了......我很害怕......”悠然颤抖着,紧紧抱着许墨,手劲着实有点儿大,许墨脆弱的肺部受不了这种刺激,他咳了起来。

“你怎么样?对不起我......”悠然一下慌了神,立刻松开他,轻抚他的背。

“咦?薯片小姐来的这么早?”一个金色的脑袋突然冒了出来,周棋洛见他俩站在玄关,看起来极其失望,“哎呀我们本来想给你俩一个惊喜的,现在想想真是泡汤了……”

“这是怎么回事?”悠然换了鞋走进房间,看到厨房里忙碌着的李泽言,非常之摸不着头脑。

“唉,我们本来想着趁许教授生日好好庆祝一下你俩终于修成正果的......结果先是惊动了许墨,然后你又提早下班了。现在惊喜全没了……”周棋洛十分沮丧,连头上蓬松的金发看起来都恹恹地耷拉下去。

“谢谢你们......”悠然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哎,周棋洛你身体恢复了没?”

“早———就没事了!”周棋洛挥着手臂比划道,还非常不开心地嘟哝着,“没参加最终行动真可惜!”

“那次行动这么危险,有什么好可惜的?”李泽言从厨房走出,刚好听见这句话,顺口就开始习惯性地泼冷水。

“听说那次薯片小姐可帅了!alpha气场全开啊连你和白队都不得不躲!”身为beta的周棋洛一脸神往。

“说来,白起呢?”悠然看到李泽言一瞬间黑下去的脸色连忙转移话题。开什么玩笑,李总一个不开心撤资了怎么办?她这日子怎么过?吃土喝西北风吗?

“哦,食材不够,白队长他出门采买去了。”许墨握着玻璃杯窝在沙发里答道。

正说着,窗口传来被敲击的声音,许墨和悠然转头去看,白起悬空浮在那里,左手拎着零食右手拎着袋食材。

周棋洛欢呼一声扑过去开了窗:“老白你真效率!”

许墨不知怎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似乎是被“老白”这个称呼逗笑了,眯眼笑着,眼尾勾出一个撩人的弧度,很是好看。

这个可以征服万千alpha的笑容明显也吸引了李泽言,他接过食材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飞快地瞟了一眼靠在沙发上笑眯眯的男人,无声地吸了口气,回到了厨房。

“那,许墨你的味觉恢复了吗?”

【早就恢复了。悠然evol的强大不止体现在她精神攻击的巨大杀伤力,还在于她拥有的治愈能力。按道理来说,许墨在刑讯室受到的精神攻击是毁灭性的,造成的伤害不可逆的,而在悠然没日没夜的尝试下,竟然好了七七八八。更令人惊讶的是,在他康复治疗的同时,他的味觉和视觉也在慢慢地恢复。

“果然蝴蝶的颜色很鲜艳啊……”

“果然悠然你的泡芙放了太多糖了......”】

悠然抿着嘴笑:“大致上都恢复了,对某些食材的辨别还有些困扰,但是日常生活完全没有问题啦!”她看向自己的爱人,许墨捧着热腾腾的一杯茶微笑着点点头。

她想起标记的那日,许墨躺在她身下,绛紫的眼眸浮着一层潋滟的水光,脸色由于标记的疼痛有些微微的发白,情欲未褪,脸颊上还有未消下的薄薄红晕,淡色的唇微张,逸出浅浅的呻吟,唇上还有未消下去的牙印,神色痛苦又欢愉。他是我的了,这辈子都逃不掉了……悠然将他依旧颤抖着的身躯揽入怀中,想道,既心疼又满足。看着眼前那散发着诱人气息的腺体,悠然伸出手轻轻抚摸怀中人的发丝:“阿墨,我能进去那个地方吗?我能标记你吗?”

许墨迷茫地看着她:“呃……?那个...地方?”悠然又往那深处顶了顶:“这里,我可以,标记你吗?”身体的最深处被骤然侵犯的感觉实在太过于刺激,许墨张口无声地尖叫着:“不......”
悠然咬着他的耳垂:“阿墨,被我标记,成为我的吧……”
许墨睁开眼,一串泪珠自眼角滑落:“标...记?”
悠然温柔地俯下身,吻去他眼角的泪水,停住了动作:“是的,标记,能让我标记你吗?......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不勉强你,我会退出来的。”

“......悠然的话,可以.....”一片寂静中,许墨缓缓说道,“我...我愿意被悠然标记......”

然后空气中那股淡淡的竹香和自己身上淡到闻不出的晨露的气味融合在了一起。

我的。

悠然满足地将昏睡过去的男人揽入怀中:“安心睡吧,剩下的,交给我。”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你都是绝对安全的。我会消灭所有威胁到你的人或事,而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李总的手艺真是好。”许墨温文尔雅地笑。李泽言很不自在地扭开了脸:“谢谢夸奖,你喜欢就好。......看我干什么,吃饭!”

“哈哈那是!李总可是souvenir的老板呀!”周棋洛摆出了招牌笑容帮突然凝固起来的餐桌气氛解冻,白起一脸不忍直视地戳走了最后一只芝士大虾,周棋洛立刻垮下了脸:“最后一只虾没了!白起住手那份焗蜗牛是我的!!!”

“大惊小怪。”李总很不屑地一挑眉。

许墨看着这场餐桌闹剧,笑眯眯地吃着自己那份布丁。这是甜。

那杯放在桌上已经微凉的浓茶,那是苦。

厨房里那个被剥开尝了一口的橘子,那是酸。

面前放了墨西哥椒的浓汤,那是辣。

这是味觉上的,那么心理上的呢?

他看着悠然,这是甜。悠然看着他的眼神甜得要滴出蜜来。

而坐在桌那头的李泽言,是苦的。眼神是泪水一样的,苦而涩的。求不得。我不甘心,但是你觉得幸福就好。许墨的读心能力向来强大,这次他从李总眼神里读出了这个讯息。

谢谢你,我现在很好,希望你也好。